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江湖初涉足 第七十九章 入沼泽
    两个小孩,都是十来岁年纪,一男一女,男的叫毛毛,女孩唤花花。也许是看到安娜很善良的样子,也不怕生,叽叽喳喳地说了一通。原来这里叫闪金镇,镇子是荒废了,镇里人都搬到了附近的山洞里。

    好奇心驱使,两人随着俩小孩来到他们所说的山洞。洞口不大,两个人并排走的通道,里面弯弯曲曲,待拐过几处急弯之后,便已是一片漆黑。两个小孩倒是显得轻车熟路,拽着安娜的胳膊,一路摸黑。幸而,走了几分钟,前面便有亮光透出,最后走过一处急弯,面前豁然开朗,是一个小小的山谷。谷口灯火通明,隐约可见四面绝壁,谷中花草繁盛,零落着一些茅草屋。

    走在谷中的小路,满谷的花香,沁人心脾,安娜贪婪地深深呼吸着,一脸陶醉,“好香!”

    少顷,来到位置偏高的一处茅屋,里面住着的是这闪金镇镇长。原来这两小孩,正是镇长家的一对儿孙。

    镇长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皱纹堆累的长脸,身材枯瘦。而此时,因为来了陌生人,很多镇民都赶到了镇长家,一时,屋子里挨挨挤挤满是人。

    感受着人们的热情,安娜和二郎倾听着镇长的叙述。然而,听着听着,两人的心情全都跌落了下去。

    闪金镇曾经是沿海重镇,有一个巨大的海港,渔业发达,人们安居乐业。几百年前,一群强者在附近的海面上大战,战争波及到了镇上,山体滑坡,淹没了大半个镇子。更可怕的是,战斗直接导致了地貌的改变,邪恶的强者自爆,引发了海底的死火山。火山喷发,大量的尘埃散落下来,加上地壳隆起,曾经美丽富饶的海港变成了一个荒芜人烟的沼泽:绿水沼泽。

    绿水沼泽的出现让人们赖以生存的海港渔业面临了灭顶之灾,雪上加霜的是几乎不存在于人们认知中的邪恶物种沼泽鱼人出现在了沼泽中,并且大肆繁衍。这种沼泽鱼人长着鱼的脑袋,不人不鱼的身子,以及畸形的四肢。嗜血凶残,好吃人,群居,并且数量庞大。

    绿水沼泽正处在三个州府的交界处,自从那一次灾难降临后,人们到处传言,海底死火山还会周期性喷发,有毒气体扩散,这一处地域终将成为地狱般的所在。而始作俑者便是看到了沼泽鱼人这种可怕怪物以后逐渐流传开去的,言之灼灼啊!一时间,根本没有哪个州府愿意管这里,避之不及地与绿水沼泽划清界限。

    几百年的时光下来,未有水月帝国的军政方前来管理,或者肃清这一带的鱼人部落。于是乎,整个沼泽遍布鱼人部落。可怕的鱼人部落内部几乎是一个完整的人类部落雏形,时不时地会组织一股股势力去外围扫荡人类村居。而闪金镇就在沼泽边缘,这里就成了它们重点光顾的地方,鱼人几乎就把闪金镇当成了自己的前沿阵地。

    幸而,鱼人喜水不喜干,它们不愿意长时间离开水源。比如山上,它们是不愿意去的。也正因为如此,闪金镇的居民在无法抵抗鱼人肆虐的情况下,集体搬迁到了高处的山谷中。

    望着这满屋子的老老少少,一个个面有菜色,几乎没有一个壮丁,二郎心中着实不是滋味。

    这时,屋外传来痛哭,人影一闪,两个人一前一后冲入茅屋。一个徐娘半老的村妇,一个身材矮小的汉子,特别矮小,一米二三的个头。

    “镇长,我们家宝儿和隔壁二楞今天下午在外面玩,到现在还没回家。听柱子说,他们被恶魔抓走了!呜呜呜…我苦命的娃啊!”村妇放声大哭。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同来的矮小汉子身上。那男子绘声绘色地说道:“下午四五点左右,在镇子旧址口,正好碰到两娃。问他们干嘛往里面跑,说是在玩捉迷藏。我还说为什么不听大人话,跑到那里去,小心被恶魔抓走。两个熊孩子说,就躲镇子口,不进去的,再说恶魔一般晚上才出没,白天不太会碰到。我真傻,当时就真放任他们去了!后来……”

    “后来怎么样?”

    “后来,”那汉子双手抱头,“后来我打柴误了点,回来晚了。路过镇子口,正好碰到恶魔在镇子里巡逻,借着火把的亮光,却正好远远看见两个娃被绑在旗杆上。”

    “可惜,俺胆小怕事,只能眼睁睁看着娃儿在那受苦,却迈不得半点步子。真是没用!”

    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没人再开口,仿佛是在回味柱子当时看到的惊心动魄的场景,又或者是在扪心自问,如果当时是自己在场,会不会冲出去解救两个小孩。

    “咳,也就是说,人被绑在旗杆,一时还没死?”二郎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镇长点了点头,“这些恶魔有时候会把人关起来一阵子,并不急于……”

    “哇!”话没说完,宝儿他妈已经哭倒在地。

    “也就是说,人现在有可能还在镇上,还没回到老巢?”二郎又问了一句。

    镇长点头,眼中一丝讶异一闪而过,然后使劲摇了摇头,“不可能,那是一群恶魔!”

    宝儿妈妈止住了哭声,看着二郎和安娜的眼神仿佛是溺死前的人在看着一根救命稻草。

    镇长轻轻地拉起宝妈,“哎,当年,先祖集合了上百镇上的勇士,外加三五十个外来的修炼过的剑士,为一起剿灭鱼人,结果是无一生还,鱼人的骚扰变本加厉。不是我们不努力,是我们没能力啊!”

    看着宝妈那一张瞬间毫无人色的脸,安娜心中难过,轻轻唤了声“二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二郎看了看安娜,坚定地点了点头。安娜一惊,满眼的不可思议,二哥,你真的决定了吗?对方可是恶魔啊!

    不说还真是不知道,这小小山谷,居然还有一条通道。而更好玩的是,这条通道,居然是通向峭壁悬崖的!这本来也没什么,问题是这悬崖就在沼泽边上,它的下面便是鱼人的一个部落老巢!

    跟着镇长他们一路往上,这个通道比进来的那个更窄,也更长,而且还有岔道。幸好有火把照明,不然这暗夜无光的晚间,要把二郎迷路死。

    七弯八拐,足足走了半个小时多,终于到了出口。

    月黑风高,疏星斜缀。攀着崖壁往下观看,雾蒙蒙一片,几乎分辨不清什么。崖底零星地点缀着几许火把,似乎勉强能分辨出,山崖的高度至少有两三百米。

    安娜紧紧地拉着二郎的手,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还有,就是满满的幸福。就在刚才,她的二哥跟她说了一句话:“有二哥在,绝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仿佛是打气,怕她害怕,但眉宇间浓浓的关爱却溢于言表。

    召唤出小白的一刹那,镇长以及陪同前来的人们都精神一振,好似营救行动有了一丝成功的希望。

    清啸一声,小白载着二郎和安娜在崖前腾身而起,瞬间没入黑暗。宝妈的双手紧紧地互拽着,仿似那小白身上的是自己,挨到小白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整个人便昏厥倒地了。

    小白盘旋而下,渐渐地,下面的火把越来越近,隐约一阵阵的尖啸随风飘入耳中。

    夙夜之中,凭着那一堆堆的火把,想要在飞行高空中,从遍地的鱼人群中找到两个人类小孩,无异于痴人说梦。

    根据柱子的线索,二郎锁定的是周围一百平方公里左右的范围。果然是耳闻不如见面,就是这样一个区域中,几乎堆满了鱼人的竹屋,篝火,以及一队队,一簇簇的鱼人。河边,水塘边,沟渠边,湖面上,道路上,挨挨挤挤,全是怪模怪样的鱼人。肯定有好几万了,这样一个鱼人部落,不算小了吧?茫茫绿水沼泽,不知有多少这样的鱼人部落啊!流毒不除,后患无穷啊!

    由于担心被提前发现,小白在高空盘旋,不敢太过接近地面。也不知飞了几圈,根本无法分辨。万般无奈,二郎决定降低高度,低空搜索。

    夜风大作,小白低空急速的飞行,风声掩盖了它的声息。但它通体雪白的羽毛在黑暗中太过显眼,在路过一幢三层高的竹屋是,被在楼顶巡逻的鱼人卫兵看了个正着。

    当先的一个鱼人头领,身材比其它鱼人要大上三四倍,只见他一个闪身,快速移动到小白飞行路线。张开四肢,巨大的背鳍陡然立了起来,而掌中赫然是一支长矛。

    鱼人头领吆喝一声,楼顶,走廊,楼下,所有鱼人卫兵纷纷端起了长矛。凄厉的吼声再起,长矛飞蝗般罩向空中的小白。

    不好,安娜急催小白升入高空,为时已晚。铺天盖地的矛雨已到了面前,小白拢双翼,把自己和安娜二郎护在正中。那长矛尖锐,“噗噗”声起,安娜痛呼声中,小白缓缓降落在了屋顶。

    二郎安娜纵身跃下,安娜心疼地跑到小白面前。索性两翼的防御力强悍,根根两米多长的长矛,只钉在了翅膀上,没有伤到要害部位。虽然只是外伤,皮肉之苦是难免的,小白虽是魔兽,也疼得呲牙咧嘴。安娜忍着泪水,勉强帮它把钉在翅膀上的长矛根根拔起。

    而此时,屋顶上面,聚集了越来越多的鱼人,里三层外三层把两人一兽团团围住。

    鱼人头领在咆哮,这两个卑微的人类居然空降到了自己眼皮底下!在它们鱼人看来,弱小的人类敢于跑到他们的面前,绝对是活腻了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