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5章 十面埋伏,谁是王者 (2更)
    冲虚道人玄诚子,昆仑正宗莫行露,以及受伤的众九叶看得一脸疑惑。

    余尘殊为何跟一个“年轻人”这般说话,还用“陆兄”称呼对方?此人是谁?

    能在天轮山脉上空悬浮着的修行者,无不是九叶,八叶以下早就退避三舍,能到九叶的修行者,最低也有七八百年之寿。年长的,也有一千年之多。对于千年修行者而言,和余尘殊对话的“陆兄”,的确看起来像是“年轻人”。

    “将计就计?”

    陆州环顾四周,看不出有什么陷阱。

    天轮山脉上的九叶修行者,基本都已受伤。

    玄诚子和莫行露看起来情况不容乐观……只有天武院三人还算正常。从陆州的角度而言,司无涯的计划已经成功。其实他完全可以继续隐藏,坐山观虎斗,当一回黄雀。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此时暴露,问题也不大。

    他已经对余尘殊的战斗和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

    若论底牌,陆州自认不输于余尘殊。

    余尘殊爽朗拱手:“你的大名我早有所耳闻。在我看来,能杀叶真之人,也必然能杀颙兽。陆兄故意放生命格兽,无非是想引起纷争,而后金莲大举入侵。”

    陆州看了他一眼。

    还真就没想那么多,但是余尘殊这么想,挺合理的。

    “余尘殊,你看起来并不像是愚昧之人。”陆州说道。

    余尘殊说道:“说到底,你我本无大仇。可立场不同,注定是生死对头。”

    陆州摇摇头道:

    “天底下没有天生的死对头,自身做的孽,怨不得别人。你若肯回头,老夫兴许会饶你不死。”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

    这普天之下,能跟余尘殊这么说的话,有何底气?

    余尘殊挥了下手臂说道:“请看。”

    天轮山脉,四面八方……有不少宗门和密密麻麻的修行者,慢慢靠近。

    “这就是你的将计就计?”陆州唯一觉得可惜的,就是夏侯生,宫中隐藏的高手没出现。不过,能做到眼前这样也不错了,一力降十会,来再多的人,都无济于事。

    余尘殊笑道:“一会儿你便知道了。”

    语落。

    余尘殊俯冲了下来。

    曲臂前推,目光坚韧,红掌如血——

    昆仑正宗也好,冲虚观也罢,悬浮在天轮山脉上空的修行者们,怔怔地看着这一幕。

    能让余尘殊如此慎重对待之人,到底是谁?

    ……

    余尘殊的红掌直逼陆州的面门。

    陆州面色从容地看着余尘殊,缓缓抬起手掌。

    金光夺目。

    “异族!”

    “异族人!!!”

    在众多修行者的瞩目下,金掌与红掌碰撞在一起。

    砰。

    罡气形成的震荡波,从碰撞处,荡向四周。

    观战的九叶修行者们,不得不祭出护体罡气,将那震荡波挡住。

    红掌冒出火焰!

    金掌也冒出金焰!

    两道火焰相互僵持!

    “业火!”

    “金莲业火?!大棠境内竟有这般隐藏的高手!?”

    ……

    最倒霉的,便是躺在陆州附近,地面上的魏俊梓。魏俊梓被这两道业火,炙烤得面色血红,惨叫连连,浑身发烫,皮肤变了颜色,经脉以极快的速度萎缩。可惜没人在乎他的生死。

    莫怪人心冷漠,高手对敌,谁人敢靠近?

    呼!

    业火拔地而起,上涨数丈之高。

    金焰随着加大。

    业力不会伤害施展者本身,只会燃烧侵蚀对手。双方都有业火的情况,那便是看谁的业火更旺盛。

    金掌与红掌始终对峙着。

    余尘殊的身子保持着横飞的姿势。

    他的表情上划过一丝惊讶,说道:“果然是业火。”

    “你很意外?”陆州到现在都很镇定。

    从一开始设下颙兽之局,到现在为止,二人的较量才真正开始。其他人的利益追逐之争,都不过是战前小菜,不值一提。

    “并不意外……很多年了,我一直幻想着能有一位和我同样的高手,能够酣畅淋漓地打一场。如今,总算实现了。”余尘殊神采奕奕,“站得太高,未免有些孤独。”

    “站得太高,并不是孤独……而是会摔得更惨。”

    滋——————

    双方再次加大元气的输送,火焰又升高了三丈。

    “啊————”魏俊梓再也无法抗住业火的灼烧,惨叫一声,便被业火侵吞。

    【叮,击杀一名目标,获得500点功德,地界加成500。】

    熊熊燃烧的业火,将二人的角力拉至巅峰。

    但二人的神色依旧从容镇定。

    “若仅仅只是这样,只怕还远远不够。”余尘殊的掌心,冒出更雄浑的赤红色罡气,向前猛推,“退。”

    滋!

    除了火焰相互灼烧的感觉,陆州依旧原地未动。

    余尘殊露出疑惑的表情。

    刚才那一掌猛推,应该能将其逼退才对。

    “你说的对,若仅仅只是这样,就太让老夫失望了。”

    陆州的掌心里,出现微弱的蓝光,天书的非凡之力迸发。

    一股和金色罡气完全不同,截然相反的力量爆发开来——

    砰!

    余尘殊顿觉一股危险的力量袭来,立刻收掌,凌空后翻!

    在空中足足后翻了十多圈,才稳稳停住,悬在空中,眼中惊讶地俯瞰着原地站立,风轻云淡的陆州。

    第一招,结束。

    余尘殊,下风!

    简庭中和莫不言看得心中惊讶……他们跟随余尘殊多年,从未见过哪个人能将院长逼退。即便是昆仑正宗莫行露和冲虚观的玄诚子二人合力,也无法将余尘殊逼至下风。

    余尘殊凌空俯瞰,说道:

    “好手段。”

    陆州脚下用力,身形笔直地飞入空中,与众人平齐,淡淡道:“你只怕还没明白自己的处境。”

    “你也是。”余尘殊傲然道。

    能打,就少逼逼。

    陆州主动出掌,向前推。

    掌势如雷霆,带着熊熊的金焰,流星般进攻。

    余尘殊提掌相迎。

    砰!

    余尘殊又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力量反弹,将其震飞。

    手臂顿时发麻,酸胀不已。

    怎么回事?

    陆州面色从容,纵身起飞,再三出掌。

    砰!

    余尘殊又被击退了。

    众修行者:“……”

    不合常理的手段!

    太不合理了!

    来自四面八方的修行者们屏住了呼吸,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传闻天武院最强的余尘殊,当世唯一一位掌握业火的十叶高手,怎么这么容易被击退?

    怎么看起来像是在打假仗?

    简庭中和莫不言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了过去。

    砰!

    第四掌。

    余尘殊退到了天轮山脉的边缘,再退的话,便退出了天轮山脉。

    陆州连续四掌占上风,说道:“就这?”

    余尘殊的面部表情僵硬了一下,眼皮子略微跳动,这意味着,他有些动怒了。

    “但愿你能让我满意!”

    右手摊开。

    那三层黑塔的物件出现在掌心里。

    陆州看到了那物件,道:“樊笼印?”

    “有些眼力。”余尘殊抛出樊笼印。

    那樊笼印顿时变大数千倍,像是一座三层楼似的。

    形成了牢笼似的朝着陆州落了下来。

    陆州看了一眼,单掌托天,巨大的五指掌印像是托住了秤砣似的,抓住了樊笼印。

    余尘殊忽然闪烁,出现在樊笼印上。

    “给我下去!”

    砰!

    重重一踩。

    樊笼印顿时重达如万钧。

    陆州向下坠了十多米,掌间再生淡蓝之光。

    宿住随念神通。

    巨大的掌印向上托起!

    樊笼印不仅没有继续下坠,反而急速向上飞!

    “嗯?”余尘殊眉头一皱,俯下身子,拍向樊笼印,轰!轰!轰!

    连拍三掌。

    但那樊笼印也只是在空中停滞了三下,依旧继续向上倒飞。

    飞行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

    片刻的功夫,便抵达到空气稀薄的地方,在这里,元气也会大幅度减少!

    余尘殊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我倒是小瞧了你!”

    余尘殊跳下樊笼印。

    来到樊笼印下方,双掌打出漫天红色掌印。

    陆州收回巨掌,回身迈步,明心见性,结定印!

    砰砰砰砰!

    金色罡气带着业火的结定印将众多红罡掌印挡在外面。

    陆州施展结定印的同时,突然出掌,加大了非凡之力:

    “滚下去!”

    蓝掌耀世。

    将所有红掌吞噬,贴向余尘殊的面门。

    余尘殊双目之中闪过震撼之色,双臂格挡在前:“蓝掌?!”

    轰!

    那蓝掌压着他向下坠去。

    滋——非凡之力天生灭业火,像是水泼在了火焰上滋滋声响起,余尘殊压力倍增,顿时满头大汗,喊道:“樊笼印!”

    那樊笼印急速变小,往下飞去,飞到了余尘殊的面前,再次变大,帮助他一同拖住了蓝掌。

    轰!

    天空中宛如烟花绽放。

    蓝掌终于裂开,绚烂夺目。

    但余尘殊为化解这一招,连带樊笼印飞了出去。

    “这……”

    简庭中严肃地道,“居然是蓝掌,难道他不是金莲界的人?”

    “麻烦大了,简长老,你带着生命之心先行离开,搬救兵过来。”莫不言说道。

    “好。”

    简庭中抓住生命之心掉头要走。

    这一动,将昆仑正宗的莫行露和冲虚道人玄诚子从难以置信的思绪中拉回。

    “拦住他们!你走不了!”玄诚子死死盯着简庭中和莫不言。

    简庭中沉声道:“你真要跟天武院作对?”

    “你以为我想?交出生命之心!”玄诚子说道,但刚一说完,他便咳嗽了起来。

    “好。”简庭中抓住生命之心掉头要走。

    这一动,将昆仑正宗的莫行露和冲虚道人玄诚子从难以置信的思绪中拉回。

    “拦住他们!你走不了!”玄诚子死死盯着简庭中和莫不言。

    简庭中沉声道:“你真要跟天武院作对?”

    “你以为我想?交出生命之心!”玄诚子说道,但刚一说完,他便咳嗽了起来“好。”简庭中抓住生命之心掉头要走。

    这一动,将昆仑正宗的莫行露和冲虚道人玄诚子从难以置信的思绪中拉回。

    “拦住他们!你走不了!”玄诚子死死盯着简庭中和莫不言。

    简庭中沉声道:“你真要跟天武院作对?”

    “你以为我想?交出生命之心!”玄诚子说道,但刚一说完,他便咳嗽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