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妙手施救
    牛祥一显然是不想和任来风这种人打交道,但人家已经把病人抱进他家里了,再往外赶肯定不合适。牛祥一是医生,医生的天职是治病救人,而不是把病人往外赶。没办法,皱着眉头叹着气他也得跟进去,先看看病人再说吧。

    牛祥一的老婆看见大年三十还有病人登门,赶紧客气的往里让。病人就是财神爷,是来送钱的。大年三十还来买卖,这可是好兆头,预兆着明年一年他们家都会财源广进的。

    “快快,快把人放到这儿。”

    任来风轻轻把人放到病床上,冯文英轻轻哼了声,一双手却紧紧地搂着任来风的脖子。任来风嘴里柔声安慰着,费了不少劲儿才把脖子上那双手掰开,脸上稍微有那么一丝尴尬。

    “呵呵,看见你们小两口这么恩爱,我这老太婆可真羡慕。”

    “哪儿呀。大姐,您可一点儿也不老。我看您呀,也就比英英大不了几岁。”对于哄女人,任来风先在已经能做到张口就来,表情自然了。

    “小兄弟你可真会说话。”女人脸上笑开了花,“一哥,快来看看这个老妹,看她得了什么病?”

    一哥?这名字叫的好!任来风看着进屋的牛祥一忍不住的羡慕。牛祥一站在病床前面只是看了一眼就撇了嘴,“什么急病?她明明是受了伤。说吧,是刀伤还是枪伤?”

    这,这神医也太神了吧?只看一眼就知道病人是受了伤?任来风对牛祥一的信心顿时大增!

    “应该是枪伤吧?你知道,咱这儿外面太冷,我不敢给她检查。”说着话,任来风从怀里摸出一摞银元,数了数正好十枚,“这是预付诊金,大姐您收好了。要是不够我再给。牛大夫,您可一定要救活她!”

    牛祥一的老婆接过银元挨着数了一遍,笑得更开心了,“呵呵,小兄弟你放心。只要人没断气,我们家牛医生一定能救活她!你们小两口这么恩爱,阎王老子也不忍心拆散的。一哥,你快给看看。”

    面对了病人,牛祥一的表情立刻变得郑重了。“你先到外面等着,我要给病人检查。”

    牛神医指了指门口,任来风犹豫了。把冯文英一个人丢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有点儿不放心,尤其给她检查的还是一个男医生,这让任来风更不想离开了。

    牛祥一显然是见到过这种情况,一眼就看出任来风的顾虑是什么了,“你留下,帮我搬动病人。”他指的是他老婆。有他老婆帮忙,一般的患者家属都应该能放心的。

    为了冯文英能保住性命,任来风只能选择无条件相信医生,心里的这份纠结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了。总之他是乖乖的到外面等候,等待医生的宣判。

    等了大约有十几分钟,门一开,牛祥一老婆从里面露出了脑袋。任来风赶紧迎上去,“怎么样大姐?英英怎么样?”

    “别着急小兄弟...

    急小兄弟,你的小媳妇没事儿!我不是说了嘛,只要人还没断气,来找我们牛医生准能把人救活了!”

    “这可没准。快进来帮忙!”牛祥一的话透过病房的门缝传了出来。牛祥一老婆听了赶紧退了回去,都进了病房还安慰任来风:“小兄弟别害怕,有牛神医在,你的小媳妇儿肯定能活!”

    在手术室外等待的时间是最难熬的。任来风急得走来走去,紧皱着眉头,时不时的再叹口气。黄天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包香烟,递给任来风一支,“总指挥,抽支烟。”

    任来风接过来叼在嘴上,黄天还没火。他不抽烟,这包烟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阿日斯兰拿出了火链,他是抽旱烟的。黄天也给了他一支,旱烟的味儿太难闻,如果非要闻烟味儿的话,还是香烟的味道比较让人能接受。

    一连抽了两支,任来风就觉得头晕眼花仿佛喝醉酒了一样。房间里也满是烟雾,直呛人的眼睛。任来风干脆打开门,站到门口看看战马。屋里的烟气就像烟囱冒烟一样的往外冒。由于冬季室内外温度差异较大,不到一分钟房间里的温度就降了下来,烟雾伴随着温度同时消失了。

    时间在焦急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流逝。终于,病房门再次打开了,门里露出了牛祥一那张脸,“好了,人没事儿。”说完他腿一软,噗通一下摔倒在病房里。

    任来风吓了一跳,紧忙上前一把拽起牛祥一,把人交给黄天,两步抢进病房。只见冯文英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脸色白的吓人,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棉被。

    “英英,你怎么样?英英!”

    冯文英慢慢睁开双眼,看着任来风,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我没事。”

    就这简单的三个字,任来风身上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干了一样,一下子跌坐在病床前,呆呆的看着冯文英只剩傻笑了。

    “对不起,风哥。让你担心了。”冯文英身体动了动。任来风赶紧摁住被角,“别动!是要喝水吗?我给你倒。”说着话就要起身。

    “我不渴。风哥,你别走,再陪我坐会儿。”直到这一刻,这位叱咤风云、杀人如麻的夜叉芙蓉刀才显示出女人脆弱的一面。

    看着冯文英苍白的脸,任来风心里不由得一酸,伸手摸了摸那虽然苍白却精致依旧的脸,心里涌起了万般的柔情。两个人就这么轻轻地拥在一起,低声说着悄悄话。不一会儿,冯文英的困意就上来了,眼皮也合了起来。

    牛祥一的老婆适时地出现了,“小兄弟,你的小媳妇刚做完手术身子虚。让她睡会儿吧。”

    任来风轻手轻脚退了出来,顺手关上了病房的门。牛祥一这会儿已经缓过来了,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任来风一抱拳,“神医,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牛祥一摆了摆手,“救死扶伤本来就是医生的工作,没什么好感谢的。你们今后要能少造点杀孽,也不枉我救你一回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