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乖,说你爱我
    "我,我又怎么了?"

    "你去书房了?"男人迈着长腿走过来,眼角眉梢都是火气。

    英善他,还是告诉了他吗?

    阮希冬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也是,人家英善是祁扬的心腹,怎么会帮自己?

    "我去了。"

    "呵,想拿手机给江离之打电话吗?"

    "不是!"阮希冬立刻否认了。

    虽说完全没有理由跟这个男人解释,可细想一想,这一切都是误会造成的,离之哥哥也因为她受苦了。

    呵呵,这么急着否认?

    这看在祁扬的眼里,可就算是包庇了。

    想到这里,男人手臂上青筋暴起,恨不得下一秒狠狠掐死这个小女人。

    "你还在想那个男人?"

    "我说了不是。"阮希冬摇摇头,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男人强硬地禁锢了。

    "什么不是?那里不是?"

    "我跟离之哥哥……不,我跟江离之只是兄妹关系,我一直把他当哥哥的。"

    "兄妹?"祁扬弯了嘴角,满脸嘲笑,"你当我是傻子?他那样对你会是兄妹?"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们都不是你想的那样。"

    小女人语气强硬,让祁扬的表情也松了松 ,看起来,她倒真的不像是在撒谎。

    大手微微的放轻了力道,祁扬忽然觉得自己不想掐死她了。

    "你这样说,我就要信?反正,我不会让江离之好过的。"

    他这话什么意思?

    阮希冬盯着男人冷漠的侧脸,忽然觉得情况不妙,以他的性格,离之哥哥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了养父呢,他会救他的吧……

    所有的思绪在脑海里集结,担心愧疚都一瞬间暴露在了她的小脸上。

    "你很担心他嘛?"冷不丁的一句话,冒着阴冷之气。

    阮希冬一个激灵,浑身一震。

    她小手拉住了祁扬的衣领,"我不是,我没有!"

    "你明明就有。"扯下了小女人的手,祁扬面色不善道,"落初离,你欠我个理由。一声不响就卷铺盖走人,跟别的男人在酒店卿卿我我。"

    什么卿卿我我?

    阮希冬听着他讥诮的语气,气得胸口憋闷,她有些赌气,"酒店是我一个人住的,我没有跟他,反正不是你想的那种龌龊想法!"

    "我龌龊?"

    "不然呢?你那天晚上,为什么当着那么多人对我最那种事?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你把我当什么了!"

    这个小女人,居然敢跟自己翻旧账!

    祁扬恶狠狠地咬上她的脖子,露出了尖锐的犬齿,似乎要把身下这个小女人剥皮拆骨才开心。

    啊,疼,他又这样!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落初离推又推不开他,气得自己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渐渐地,她尝到了血的味道。

    她在干什么?

    男人从怒火中清醒过来,大手立刻掰开了她的小嘴,他恶狠狠的命令道,"不准咬!"

    "我讨厌你。"阮希冬松开自己的嘴唇,扭过头去。

    可偏偏这一句"讨厌"让男人再次发怒,下一秒,恶狠狠地扯开了小女人的衣服。

    讨厌我?

    落初离,你有什么资格讨厌我!

    雪白的大床上,两个人影不停地纠缠着,角力之中,男人扯下来白色的纱幔,轻柔地落在了地毯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切归于沉默。

    阮希冬捂着自己胸口,扯过来白色的羽绒被盖住自己,她头剧烈的晕眩着,最后晕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祁扬知道自己过份了,他从来不会这么粗暴的勉强一个女人,哪怕之前落初离不情不愿,他也是柔声诱哄的,到最后她也不是抗拒的。

    而今天,他显然是被愤怒冲昏了头。

    怎么会这样呢?

    亲了亲小女人的额头,祁扬为自己的失控感到了懊悔,同时,他发现自己对落初离已经偏离了自己的预期。

    "祁少,沈总刚刚……"门外,李阿姨在敲门。

    祁扬冷静下来,沉声道,"让他们先走吧,我不见客了。"

    "好的。"李阿姨退下了。

    男人低下头,看着已经睡着了的小女人,顺了顺她汗湿的发丝。

    傍晚,从国外打来了电话。

    祁扬有些疲惫不堪,自己坐在客厅里喝闷酒,他看着视频中满脸担心的墨沉宇,非常用力地扯了一抹笑容。

    "阿扬……"

    "你说,明明是她对不起我,反而现在我是罪人了呢?"

    "阿扬,你们之间是不是有误会?"墨沉宇表示疑惑。

    按他对自己兄弟的了解,不会有任何女人不动心的,落初离既然都嫁给他了,又要离开,这其中……

    "有什么误会。她就是喜欢那个姓江的!"

    "阿扬……"

    视频画面中,出现了一个人探头探脑的女人,肖柔美看着眼前并不是特别熟悉的男人,咳嗽了两声,"祁少,能让我见见小离吗?

    砰的一声,酒杯碎裂,男人恶狠狠地看着画面中的女人,"你又想给他们打掩护是吗?上次就是你,你还说江离之是男朋友!"

    想到这里,祁扬的火气更甚。

    墨沉宇赶忙拉开了肖柔美,"阿扬,你别迁怒她。"

    "哼,你真出息。"随手关了视频,祁扬揉了揉发疼的眉心。

    楼上,阮希冬后知后觉的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洗过澡了,她费力的起身,看着一片凌乱的场景。

    隐隐的,空气中弥漫着雪茄的味道。

    那人,抽烟了吗?

    磕磕绊绊地动静从外面传来,阮希冬下意识地捂好了身上的被子,她手在颤抖,然后看见了推门而入那个已经神志不清的男人。

    不仅抽烟还喝酒了。

    "落初离!"男人凌乱的碎发挡在额间,遮住了那双黑亮的眼。

    他又叫这个名字。

    算了,反正她也没办法,不是吗?

    自怨自艾地想着,阮希冬倒没有那么怕了,她不动声色,看着他。

    "你喝多了,离我远点儿。"

    "怎么,嫌弃了?"男人冷哼一声,直接扑在了她的身上。

    软软的馨香带着自己留下的香气,令祁扬忍不住紧紧搂在了怀里。

    "不嫌弃。"阮希冬摇摇头,对上了他的眼睛。

    失落,哀伤,看起来他好受打击。

    男人长指捏起她的小下巴,"你还讨厌我吗?"

    "我……不讨厌你。"阮希冬无奈地说道。

    祁扬看她这模样,反倒来了劲儿,"那,你乖,说你爱我。"
为您推荐